2012年03月21日

台湾

台湾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懒啊,照片都没仔细看过。
还是写点感想吧。
1、入台不易。要两家政府各办个入台证,自己的便宜,50元,民生路带好户口本身份证照片就好了;对方的贵且麻烦,必须通过旅行社办,700-1300元不等,后来听说办这个证台湾方面统一只收160元,其他都是咱自己旅行社收的。

2、真的很近。飞机行程1个半小时,比到北京还快,经过办证折腾之后就更觉得好快。突然理解直航对两岸往来的人们的意义是多么重大。上海飞香港2个半小时,香港飞台北一个半小时,从前上海到台北就是这样的路线,从前当天往返是不大可能的事,直航就很轻松了。

3、气候适宜。为啥机车在台湾这么流行?气候好啊,一年四季都可以骑。别说北京了,就说上海,冬天5度左右的天,你骑个机车试试。我们在花莲住的民宿有一位来自印尼的美女管家,听说上海冬天会有零下连呼受不了,“那不是要买很多种衣服?这里10度已经觉得很冷了。”是啊,生活成本很高的,衣服想不翻行头也是不行的。

4、民风淳朴。不管是大酒店还是小民宿,都一样既不要押证也不要押金,只要付当天的房费即可。这就算了,房子反正搬不走,租机车也是这样,既不要押证也不要押金,只要付租金,就可以把车开走了。

5、美食无感。都说台湾小吃盛名天下,可能因为我一年前刚去过福州泉州,所以反倒对美食没啥感觉,而且觉得品种跟福建的差不多,味道还未必比得上福建的。不过牛肉面里的牛肉是真心多。

6、关于物价。住的比较贵,但比香港还是要便宜些。吃的跟上海差不多,衣服名牌比上海便宜,小店比上海略贵,公共交通略贵。总得来说感觉那边贫富差距比较小,一般的服务收入跟高知也就一个倍数的关系,不会差很多。

7、街景风景。在城市,青天白日旗还是常常看到的,好吧,就像某位北京同胞描述的一样,感觉像是一个前朝老国又复活了一样。其实人家一直在,只是被我们屏蔽掉了。风景我们主要看了海,没上山。风很大,走到哪都是。实在是不擅描写,不说了。

2012年01月02日

2011

1月,福州,泉州
2月,昆明,大理,腾冲
4月,大明山
6月,西山
8月,连云港
10月,冲绳
12月,呼和浩特

2011年10月09日

冲绳印象2

安全感。

过了2次马路我就有了安全感。是的,真的像传说中的一样,车会让人的。第二天骑了一整天自行车,过了无数马路,有红绿灯的不说,咱也不闯红灯,不稀奇。还有很多没有红绿灯的,有几次都是,车开到路口了,看到我骑过来准备过马路,竟然又倒回去让我,还有2次车是在坡上,也倒回去让的。一天中只有一次遇到一辆左转的车没有停下来让行,不过我的速度比较慢而且还没进入路口。在上海,每天上下班过马路都觉得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即使有红绿灯,可右转的车是不会让人的,即使人站在马路中间也很少有车会停下来,即使有停下来,后面的车也会穷揿喇叭的。而上海是全中国最文明最守规矩的地方。

还有一天坐长途公交车,和香港一样,每个位子附近都有个按钮,你要下车的话到站前按一下,司机就会停站。我注意到2个细节,一个是车上的人都是等到车停稳后才起身走到前面投币,这里说明一下,这种车是上车时在一个机器里撕张票,类似银行排队的那种号码纸,票上显示你在第几站上的车,然后车正前放有个大屏幕计价器,即时显示每一站的票价。下车时根据你这一站显示的票价投币。还有一个就是等车的人,因为我们回来的时候有点晚了,倒数第二班车,又是郊区,心里不免有些急,那车是半小时一班的,等的时候就不免犯嘀咕,站牌会不会是过去的?是否还有效?万一没车这么远的路又这么晚该怎么办?因为这种担心,车来的时候就生怕司机看不到开过去,远远看到车就招手,车一直在车道上,一直到车站才靠过来。后来又看到2个在车站招手的,上来之后发现都是说中文的。其他人都是稳稳站在车站,直到车停住才有动静。唉,咱被甩怕了啊。

再说说海滩,去年刚去过威海,要说海水清澈沙滩幼滑,我们在冲绳去的三个沙滩没一个比得上威海的。沙滩不大,但人也少。在威海的沙滩上,人多且杂,一个小时之内看到2个人说丢了东西。在冲绳不用担心,人少,sunbeach上有投币式寄存箱,投币式淋浴间,非常方便。不过后来去的海中公园旁边的沙滩游泳的话就要收费了,但收费的沙滩是有救生员的,大概因为那一块是属于海边的度假酒店的。在海边如果时时都要担心东西不能放松的话再好的海又有什么意义呢?

冲绳印象1

这是第二次出国,第一次去发达国家。

之前听说很多发达国家的传说,干净,文明,礼貌。。。。。。这次去看了才知道差距的确是很大的。可以说单单是厕所这一项,50年之内是不可能赶上的。为什么说50年?因为这不单单是设施的问题,就现在中国局部地区比如上海北京这样的城市大部分地方完全可以配备得起全部设施。但观念和习惯呢?不是有了设施人们就会善用的。而观念和习惯哪里来?教育,而且是从小的教育和教养。

在冲绳3天,先说说厕所见闻。所有厕所最低配置是,2卷纸,洗手池加洗手液烘干机或擦手纸,酒店和稍有规模的饭店厕所马桶都是带TOTO卫洗丽的。关于日本所有厕所都有厕纸这个之前是听说过的,所以也没啥奇怪,但这次发现不止是厕纸,大部分公用厕所都有消毒液,用来擦马桶圈的。这个我在国内从没看到过。先说个背景,为什么我这么关注这个消毒液,我在国内上过的公厕,即便是顶级写字楼,女厕所的马桶圈都常常会有可疑的液体,每次我都会不知所措,是拿张纸擦一擦坐上去呢?还是为了保护自己就这么半站着便?半站着也有问题,是掀起圈呢还是不掀圈?掀起来下面肯定更脏,不掀显然会把圈弄得更脏。关键是半站着这种姿势难度实在很高,小便还能凑合一下,大便绝对不行的。不知道别的MM是怎么弄的。在冲绳看到的马桶圈都是干的,至少目测是干净的。还有一样东西在国内没看到过的,有一些蹲位间内有放婴儿的椅子,很小,适合2岁半以下的,可以把孩子放进去再锁住安全栏杆的,这样妈妈就可以安心解决问题了。菜市场的公共厕所就有这样的设置。还有就是每样设施旁边都贴着使用说明的。

_DSC3538.jpg

2011年08月25日

柴静采访卢安克的手稿 我和卢安克坐在草地上,七八个小孩子滚在他怀里,常不常地打来打去。我本能地拉住那孩子的手“不要这样” “为什么不要这样?” 我就差说“阿姨不喜欢这样了”,绷住这句话,我试图劝他们“他会疼,会难受” “他才不会”他们嘎嘎地笑,那个被打的小孩也乐。卢安克坐在小孩当中,不作声,微笑地看着我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后来问他“我会忍不住想制止他们,甚至想要去说他们,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可是你不这么做?” “我知道他们身上以前发生的事情,还有他们不同的特点,都可以理解。” “但是理解够吗?” “如果已经理解,然后再去给他们说一句话,跟反感的一句话是不一样的。” 我哑口无言。

二我采访姐弟俩。弟弟卖力地劈柴,大家都觉得这镜头很动人,过一会儿火暗下来了,摄像机拍不清楚了,就停下来,说再添点柴。再过了一会儿,我让弟弟带我去他的菜地看看,他拒绝了。 “为什么呢?”我有点意外。 “你自己去”,他看都不看我。我纳闷了一晚上。卢安克第二天说给我听“那时候正烧火,你说你冷了,他很认真的,他一定要把那个木柴劈开来给你取暖,后来他发现,你是有目的的,你想采访有一个好的气氛,有做事情的镜头,有火的光,有等等的这样的目的,他发现的时候,他就觉得你没有百分之百地把自己交给他,他就不愿意接受你,而你要他带你去菜地看,他不愿意。” 我当时连害躁的感觉都顾不上有,只觉得头脑里有一个硬东西轰一下碎了。 “目的是好的,但是是空的。”他说。 “空的? “空的,做不了的,如果是有了目的,故意去做什么了,没有用的,没有效果,那是假的。 “你是说这样影响不到别人?”我下意识地喃喃自语。 “这个很奇怪,我以前也没想过,想影响别人,反而影响不到。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这是为了影响他们,他们才不接受了。”

三孩子在火边俯耳跟他说悄悄话。 “你肯定在说怎么考验我们”我猜。卢安克对他笑“不行,他们城里人会不喜欢”。我隐约听见一点“是要拉我们去玩泥巴?” 他转头问我“你喜欢土吗?” “当然了”。我认为我喜欢,在我对我自己的想象里,我还认为自己喜欢在下着大雨的时候滚在野外的泥巴里呢。采访结束之后,是傍晚六点多,天已经擦黑了,山里很冷。卢安克忽然站住了,温和地问我“我们现在去,你去吗?” “现在?”我愣住了。我没想到我自己头脑中的第一反应是“我只带了一条牛仔裤”。就这一个念头,一切已经逝去。我根本不敢再回答我想去,那是做作,再非要努着去,弄得满身泥,甚至雀跃欢呼……只会是个丑陋的场面。

四 “当时发生什么了?” “我记不起来了” “那个时候你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沉静地看着我,他在采访中有很多次说这两句话了。一开始,我看着他,脑子里几乎有个嗡嗡的尖叫的声音“这个采访失败了,马上就要失败了” 之前曾经有同行,几乎是以命相胁地采访了他,但完全没有办法编成片子,就是因为媒体的常规经验,在他面前是行不通的。他不是要为难谁,他只回答真问题—–真正因为未知和交谈而生发的问题,而不是你已经在他书里看过的,想好编辑方案的,预知他会怎么回答,预知领导会在哪个地方点头,观众会在哪个地方掉眼泪的问题。我放弃了。我不带指望地坐在那儿,手里的提纲已经揉成了一团,这些年采访各种人物,熟极而流的职业经验,几乎土崩瓦解。然后我发现我在跟他讲那个我小学的时候,近视后因为恐惧而把视力表背会的故事,是鬼使神差说出来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说这个,我甚至早就忘了这个事,但我现在把它说出来了,而且说了这么长一段。我以前约束过自己,绝不在电视采访时带入个人感受—-这是我的禁忌。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画着黑色惊叹号的禁忌也一起在尖叫中粉碎了。我看节目的时候,发现我自己讲的时候目光向下,很羞涩,就象我八岁的时候一样。

五然后我才知道,他说他不记得了,是真的不记得了。 “以前我的思考都在头脑里发生,我想到了,但我做不到。现在我不思考了,只感受,反而做到了我之前想做而做不到的,因为思考变成了生活,变成了行为。”看他的博客,会清晰地看到他这个变化的过程。他之前写过《与孩子的天性合作》,写下他的研究和经验。几十万字,现在他已经不再记得写过什么,他也不认为会有什么可借鉴的模式。他说他不再思考,也不再写了,只是感受。我当时看的时候担心他坠入虚无,直到采访时,才知道我头脑中的桩子插得何等之深。 “你认为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自己作为老师,带着一种想像,想像学生该怎么样,总是把他们的样子跟觉得该怎么样比较,是教育上最大的障碍。这样我没办法跟他们建立关系,这个想像就好象一面隔墙在学生和我的之间,所以我不要这个想像” “我们平常接触到的一个很好的老师也会说,我想要一个有创造力的,有想象力的,什么样的学生,他也会有他的一个标准,难道你没有吗? “那学生做不到,他会不会放弃呢,会不会怪这个学生?” “可能会失望。” “我以前考虑过很多方法,最后放弃了,方法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是老师的心态,老师心态最受影响的就是那种学生该怎么样的想像,他总是想着这个,他没办法进入适合学生的心态,没办法真正去看学生是怎么样子的,如果很开放地看得到,没有什么想像,很自然地就会有反应,适合学生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学生很喜欢,很容易接受。” 所以他才说,他没有任何可写的了,他曾经在博客里以巨大的篇幅批评和反对过标准化教育,反对整齐划一的校园,反对“让人的心死去”的教育理念,他跟现实世界里的问题较着劲,现在他说他放弃了要改变什么的想法。我刚一听的时候也一惊。他说“如果想改变中国的现状,然后带着这个目的做我做的事情,那我不用做了。幸好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接着往下问“如果不是为了改变,那我们做什么?”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压在我的肩膀上的。” “改变不是目的?”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已发生”。有人跟我形容过听他说话的感觉—–你以为是禅悟式的玄妙,其实背后是严整的逻辑体系,是一步步推导认识的结果。 “你原来也有过那种着急的要改变的状态,怎么就变了,就不那样了? “慢慢理解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理解了就觉得当然是这样了。 “你对现实完全没有愤怒? “没有。” “你知道还会有一种危险是,当我们彻底地理解了现实的合理性,很多人就放弃了。”这是我的困惑。 “那可能还是因为想到自己要改变,所以没办法了,碰到障碍了,就放弃了。我也改变不了,但也不用改变,它还是会变。” “那我们做什么呢?” “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六 “你想要爱情吗?”我问他。他四十一岁了,他在广西的农村从青年变成了成年人,他没有家,没有房子,没有孩子,光着脚穿着球鞋,因为那里买不到一双45码的袜子。 “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没经历过。” 我当时的反应,是心里一紧。但他接下去说“我在电视上看过,觉得很奇怪。” “奇怪?” “电视上看那种爱情故事,根据什么感情产生的,我不知道。怎么说?一个人属于我?我想像不出来这种感受。” 他说过,他能够留在中国的原因之一,是他的父母从来不认为孩子属于自己。我说“可是我就连在你身边这些小男孩的身上,都能看到他们对人本能的一种喜爱或者接近,这好像是天性吧? “他们属于我,跟爱情的那种属于我不一样的。一种是能放开的,一种是放不开的。 “能放开什么?”我还是没听明白。 “学生走了,他们很容易就放开了,没有什么依赖的。但我看电视剧上那种爱情是放不开的,对方想走很痛苦的。” “你不向往这种依赖和占有?” “不。”

七我采访的孩子里有一个最皮的。我跟任何别的学生说话,他都会跳进来问“说什么说什么说什么?” 等打算跟他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跳走了,或者把别人压在身子底下开始动手了,我采访他的时候,他急得不得了,前摇后晃。他只有呆在卢安克怀里的时候,才能那么一呆十几分钟,象只小熊一样不动。即使是别人挑衅他,他也能呆住不还手。 “文明就是停下来想一想自己在做什么”卢安克说,但我从来没见过他跟孩子去讲这些道理。 “语言很多时候是假的”他说“一起经历过的事情才是真的”,他让他们一起拍电视剧,去扮演一个角色,一个最终明白“人的强大不是征服了什么,而是承受了什么”的孩子。他陪着这些孩子长大,现在他们就要离开这所学校了。这些小孩子,一人一句写下他们的歌词组成一首歌,“我孤独站在,这冰冷的窗外……”“好汉不需要面子……”大家在钢琴上乱弹个旋律,然后卢安克记下来,他说,创造本来就是乱来。这个最皮的孩子忽然说“要不要听我的?” 他说出的歌词让我大吃一惊,我捉住他胳膊,“你再说一遍” 他说 “我们都不完美/但我愿为你作出/不可能的改善” 我问“你为谁写的?” “他”他指向卢安克。

八在节目后的留言里,都有一种共同的情绪,卢安克给人的,不是感动,不是那种会掉眼泪的感动,他让你呆坐在夜里,想“我现在过的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今天中午在江苏靖江,饭桌上,大家说到他,坐在我旁边的一个人也很触动,但他说“这样的人绝不能多” “为什么?” 他看上去有点茫然,喃喃自语“会引起很多的矛盾……他在颠覆。” 这奇怪的话,我是理解的,他指的是越了解卢安克,越会引起人内心的冲突,会让人们对很多固若金汤的常识和价值观产生疑问。我问过卢安克“你会引起人们的疑问,他们会对原来这个标准,可能不加思考,现在会想这个对还是错,可是很多时候提出问题是危险的? “如果怕自由,那就危险,自由是一种站不稳的状态。 “从哪儿去找到这种能不害怕的力量?” “我觉得如果只有物质,那只有害怕,如果有比物质更重要的事情,就不用害怕了。” 他在片子中下过一个定义,“脑子里没有障碍才是自由”

2011年07月06日

这种心态啊!

看到信天谨游写的特蕾莎修女的话。只有这样的心态才能真正为善吧。

有人不讲道理,思想谬误,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不管怎样,总是要原谅他们的。
即使你是友善的,可能有人还会说你自私自利,别有用心,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友善的。 
当你成功以后,身边会有一些假的话语和真的伤害,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取得成功的。
你今天所做的善事,也许明天就会被遗忘,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的。
诚实与坦率使你易受攻击,不管怎样,你还是要诚实与坦率的。
有人确实需要帮助,如果你去帮助他们,可能会遭受非议,不管怎样,总是要帮助他们的。
你多年营造的东西,有人在一夜之间把它摧毁,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去营造的。
即使你把最好的东西给了这个世界,也许这些东西永远都不够,不管怎样,你还是要最好的东西给这个世界的。

2011年05月30日

压力很大吗?

居然梦到考试。即使在学生时代都没做过这样的梦。而且还是个悲剧,梦境是看张贴的成绩单,很多获奖同学,而我57分不及格。55555,当时就想哭,可又觉得哭或许能博点同情,却完全于事无补,于是强忍,然后醒了。

感觉自己这几年性格变了很多,算是成熟么?原来成熟果然没什么意思。

2011年01月04日

泉州

本来都没打算去的,好吧,往往是这种没报什么太大憧憬的地方总能给人惊喜。

全靠兔子妈,头天晚上买好了车票,上车后还追来短信,告诉到钟楼吃肉粽、牛肉羹。。。。。我依言摸去,果然好吃。小人也大赞:“真是美味!”不容易啊。

吃完奔开元寺,门票很便宜,10元,小人半价。一进门,本该直走,但向右一瞥,被树木掩映中的古塔震住了。那个气场太强了,毫不犹豫就过去了。

大雄宝殿和前面的几棵古树也很有气场。连小人都叹为观止。我破天荒地烧了一把香,分给小人一半,小人转身跑到古树那边,回来说,“我送了两根给大树。”

我对寺庙通常没什么感觉,只有一次在白马寺有些不同,这次的开元寺,那种感觉又来了。

寺院规模很大,和尚和游人却并不多。

接着坐黄包车去了中山公园。公园旁边有保留的城门,还有个地下书城。书城里人很多,孩子的比例很高,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坐在书店当中的茶座上。店里并不完全安静,比星巴克这样的地方又安静。小人看中一本几米的《月亮忘记了》,一共2本样书,我观察那2本书,显是被翻过多次,算不上一本崭新的书了。其实完全可以回来当当买的,但我还是决定买那本,算是给这样的书店一点点支持吧。也许用不了多久也会像季风一样面临关闭。

福州

其实我跟福州还是有渊源的。故事以后讲,先说说这趟见闻。

首先得感谢阿呆和totozi,我甚至没有使用任何福州地图就在福州吃喝玩乐逛了2天。

好吧,三坊七巷主街和所有古镇啥的都一样,热闹。两边的坊巷确实有感觉,但小人只惦记着糖人,无法深入,只能是探头张望了几下。有一些还在施工,维护措施不好,带着小人还是没敢过去。主街上有家邮局,带小人去买了几张明信片,他老吵这自己没有信,让他体验下真正地寄信吧。地址文字部分我写,数字部分他写,然后还让他签个名字。再寄给奶奶和2个阿姨各一张,还多一张他说要送给兔子姐姐。

马尾造船厂,本来是想给小人看看造船过程的。但其实开放的主要是个展览馆,那是1867年的一个车间,一进去我就给震住了。厂房的桁架钢构竟然能做得这么好看!而且还是一百多年前造的。惭愧啊!看了这个,觉得现在中国的建筑业,技术绝对是进步了,设计和耐心却完全没有了。虽然明文禁止拍照,还是忍不住拍了。可惜小人跟我没有共鸣,那些模型也没大引起他的兴趣,一劲儿催我快走,还说,“这里有毒气的,待久要死的”。晕死。

2011

和去年一样,不再有什么计划愿望,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

最新回复

匿名 回复 老会:10年后又见到了老会

Motu 回复 泉州:You're the

Stan 回复 今天:Wham bam t

Honey 回复 再转:大学生别创业了续:中国电信的强横与黑幕:Right oni-

Shanda 回复 身边笑话:I don't ev

paintmay 回复 台湾:你是谁啊?我也在找黄

匿名 回复 台湾:你现在还有黄老师的联

匿名 回复 福州:你现在有黄老师的联系

Paintmay 回复 2011:不多啊。基本是假期去

宁波 回复 2011:你假期很多吗?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