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18

追忆

"小舅妈的追思会定在本周末,我去不了,给小舅发了这篇文章"

我至今仍不能也不愿相信时间会定格在二 月二十六号,当日发出的那封email,也许它还在您的信箱里,然而我却是永远等不到回信了。

说来那个周五我还跟我妈提起没收到邮件,说这完全不象舅妈的行事风格,可能是因为年节前后事务太过繁忙吧。谁晓得隔天视频里就是我妈哽咽传来的您病重入院的消息。从错愕,到忧疑,那种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面对是我从来未曾体验过的。于是我开始在网上搜索相关的信息,希望只是医院的危言耸听,希望一切还有转机。可是跟岚岚的微信联系却每每听到急转直下的病情。直到三月四日,她发来极短却话尽凄凉,冷冥冥的二字“走了”。

我们并不是迷信的人,但竟然在之后的几天里都梦到了您。J说您请他吃饭,我则在花店跟您一起买花。我总愿意相信这是您还想着说过今夏回上海要请我们大吃一顿,所以到梦里来兑现承诺。十月间在美匆匆一见,您说要请我们去新家玩,顺带吃喝玩乐一番。谁能料想,那个逛街血拼劲头十足,安排计划要练瑜伽学钢琴,对生活充满了热情的您,一别成了永远呢?

这几天一直想写悼念的文字,可零星闪过的居然都是小时候的那些片段。给您和小舅做电灯泡,再到你们婚后常把我带去江湾。你们自制的硬得象砖头的奶油冰砖;小房间里拿两张凳子架起来的给我跳的橡皮筋,好像还有次睡在你们的大床上,半夜我坐起来梦游还是什么的把你们吓了一大跳……朝九晚五的琐碎日子里,童年的记忆显得分外轻松美好,而那里总有江湾你们那个小小的却温馨的家。成年以后,离家去国,但每年回上海也都会见面,大家庭的聚会;您和小舅饭后散步来我家闲聊;还有您知道了我们的爱好,订场地组织“羽毛球大赛”……如今回想起来,这么多年,似乎从未见过您生气不快的表情,也没有长辈的架子,总是笑脸盈盈,亲切温暖,如沐春风。

最后一次见您是去年十月,可惜只能在此地停留半天。之前您就托我先买些保健品,说是朋友的父母患病,看着挺心疼的,想帮帮。陪您逛街的时候,也看您总忙着为小舅买这买那。至于您那两个超级满的行李箱,更多半都是给家人给朋友的代购或者礼物。后来因为飓风过境,你们一行被困水牛城,您每天都会打来电话聊上几句,听到的是您给小舅觅着了合适的衬衣的雀跃;再后来你们到了西岸,听到的又是您给葙葙终于买到了彼时热卖的Ipad mini的兴奋;一直到你们抵达夏威夷,您来电话也还在打听什么咖啡好,因为小舅爱喝;回国后邮件往来,您最后一封email里提及朋友的孩子,托J看看有没有什么工作机会……凡此种种,现在想来,实在并非巧合,而是天性使然,家人朋友,您无一不上心。您每每为人着想,所谓古道热肠大概就是如此,甚至连朋友的父母,朋友的小孩都牵挂心上。

今年的冬天异常的绵延,清明已至,还不见春景。窗外蔓草残阳,些许清冷寂寞。真不知道古人何以造出这一节日,叫人体会死生杳杳相隔的伤痛与无奈。或者因为没有亲历您的离去,我总觉得一切都不那么真实,觉得您还在;又或者您其实也的确还在,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梅下长眠,年年花开,便是又见到了您。

2012-12-27

节日快乐

前两周系里的聚会,做了应景的姜饼娃娃。热闹的颜色,很讨喜。不过实话实说,味道真的不咋样,至少对我来说:)

节日季,爬梯季,祝大家天天快乐,万事如意!

2012-10-31

SANDY过境

这个周末有点儿忙。
周六下午,小舅妈随赴美旅行团行到DC,体谅人的导游同意他们脱团来探亲。于是,三点来钟跑到城里把舅妈姐妹俩和两个朋友接到家里,本来计划一起出去吃顿好的,结果这伙人购物热情空前高涨,说完全没有胃口吃饭,一定要把时间花在刀刃上。而且据她们说前一天在outlet逛过觉得不爽,于是直接杀到tysons的mall里。女人啊,相互勾引下绝对冲动能杀人,你买了我不买就好像吃了大亏,结果银子就不当银子直当了废纸头哗哗地花。逛到九点半mall里商店统统打烊,才有空去food court坐下喘口气吃点东西。要知道,这还是在我先期已经替她们买了一箱子物品的前提下。当然,我也有收获,小舅妈知道我好吃这口,从上海带了大堆零食来喂我,哈哈。

周日旅行团往水牛城开去看大瀑布,车行八个钟头。顺带说一句,安排此次行程的旅行社堪称脑残,他们的方针简直就是怎么绕道怎么浪费时间怎么走。本来并不以此次飓风为然,谁料去加油的途中竟然发现家门口的超市里瓶装水都脱销了,才紧张起来。去COSTCO旁边的朋友家溜达一圈,趁米爸米妈跟朋友打乒乓一显身手的当口,我们跑去COSTCO屯水屯粮,来往的人们车上最少堆了两箱水,J说我们只买一箱好像有点傻,Hiahia。 回到朋友家,开始打升级,才打了两把,多多同学拉屎了,边拉边运动,结果擦在自己衣服上不算,还把我的衣服也污染了。正好外头风声渐急天渐暗,于是跟朋友说好下周再战,告辞回家。

回家后接到小舅妈电话,貌似水牛城也受飓风影响,她们已经从大瀑布玩完回到旅馆。我们等到晚饭时分,看看只有毛毛细雨,决定还是趁时间早出去吃顿海鲜。吃完饭差不多八点,出饭店的时候感觉风比先前大了不少雨也紧了。回家后关注新闻,SANDY过境时间推后,预计要到周一凌晨。政府,学校,各大公司纷纷发布周一停工的通知。把各类通讯设备充电,睡觉!

周一早晨,风大,电还在。小舅妈来电,说旅行团不幸被困在水牛城,机场关闭,改签了周二的机票,从水牛城飞芝加哥,芝加哥飞旧金山,旧金山再飞拉斯维加斯,全天将在各大机场度过,为此次脑残的行程又添上浓墨重彩的一比。我告诉她们水牛城有一不错的outlet,她们跟导游商量,一行人给了导游点钱,又跑到outlet去一顿狂买。

继续关注新闻,说周一傍晚到周二凌晨是关键,风大,要停电基本会发生在这个时段。被七月初那次大停电吓得够呛,赶紧在下午就开始烧晚饭。晚上看看外面的树摇啊摇,生怕倒下来。八月份的时候邻居家的一棵大树的一枝就曾被风刮到支持不住,直接砸在我家房顶。一夜都挺担心,不过有惊无险,安然度过,电一直还在。据新闻里说本地也有十几万户陆续停电,不过好在数量规模都远不及上次,又预先有了准备,所以抢修都很及时。

周二早晨同事打电话来,问我们有没有电,说她家停过又来了,可以去避难。看来本次我们地区人品爆发啊。政府,学校,部分公司继续放假。给小舅妈打电话,居然通了,心想这下坏了。果然情况不妙,航班取消,她们继续被困水牛城。她郁闷地说,可能又要去买东西了,再给我们打电话杀时间。周二白天开始风平浪静,除了满地落叶,几乎没有了暴风雨的痕迹。这次SANDYS同本地擦肩而过。不过新闻里看到纽约附近的惨状,作孽啊。

今日周三,一切恢复正常。小舅妈一行清晨终于离开水牛城,飞往芝加哥。搞笑的是,本来此行并没有安排芝加哥,因为这次转机倒意外会在那里停留五个钟头。她的一个极好的闺密就在那里,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请了假一早跑到机场去接她们,可以聊上几个钟头。我家表妹说得好,她说老妈啊,一场飓风,把你们的美国旅游变成了探亲访友,哈哈。

晚上去mall里要糖,祝大家万圣节快乐!

2012-10-25

不谈爱情

上个周末大开螃蟹宴,秋浓蟹肥,很是尽兴。可惜我们没有填词写诗的风雅,一众朋友又是拿了八卦来下酒。

朋友ZL的父母是上海人,听说米爸米妈也在此,于是我一邀他们就欣然跟了女儿同来。认识ZL好些年了,也见过她父母几次。一直知道ZL生在四川,幼年在上海住过两年,后来又去了北京。所以她爸妈相互讲上海话,她能懂却不会说了。每每她老妈跟她对话只好说洋泾浜的普通话,倒是看到我会调回上海话的频道。Z妈有一种干练气质,Z爸则轻易不发言一发便风趣得很。原来当年男方交大毕业总之是因为家庭原因要被下放。女方时任民航空姐,领导几次谈话叫她断了关系,自有大好前程。到底为了爱情,前程也不要了,空姐也不做了,毅然跟了这个男人一同被下放。直到多年以后,知识分子重被重用日子才开始好过。Z妈讲到这段经历,语气并不夸张,也无多少感叹,只是说,他人蛮好的,我总不好因为人家出身问题就断了。

算算这该是六十年代初的事情,都说那个时候不兴谈爱情。可怎么不谈爱情的年代里爱情偏偏就这么执着这么纯粹地存在了呢?而如今,处处传唱的都是爱情,动辄死去活来。爱情却脆弱得禁不起一点点考验。

2012-07-28

大奶难当

CL近日回国三周,上星期日一见面就说,完了完了,大奶们在国内算是完败了!原来她跟大学同学聚会,男同学们纷纷展示自己小三乃至小四甚或各房太太们给生的娃。女同学们则离婚不在少数,原因多是忍受不了对方的出轨。用CL的话说,她的同学已属业内中坚人士,社会精英阶层。看来是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普世价值的。

这年头大奶们要不就忍,忍无可忍的时候从头再忍,什么都不挑破,至少知道自己的男人不在家的时候在哪里,而他也尚在乎给你的名分和财产。如果咽不下这口气,那就几乎只剩下离婚这华山一条道,人到中年,陪着这个男人走过风雨,好容易出了彩虹,却要成就别人的风景。两头都难,煎熬啊。

正好前几天看于美人的谈话节目,也讲到这个主题。话说有一七八十岁的先生,从年轻时起就风流成性,一把年纪了被医生判定患了某种疾病,倒不是立刻致命,如果好好吃药治疗剩下的日子大概十来年吧。太太想,终于等到了,这下你该收了心,好好跟我过剩下的平静日子,算是熬出头了。不成想先生回家后就收拾收拾行李,跟太太说,既然我只剩下这些时间,我决定要搬去跟她住,这么多年从来一周只能陪她三天,现在该好好补偿她跟她一起过最后的日子。太太立时厥倒,对先生说那这么多年我也没能一周七天地拥有你,你怎么没想补偿我?先生毫不迟疑地说,可是我户口簿上的名字是你啊,将来财产上也不会亏待你。她才是受了委屈的那一个。

天哪,你说,叫大奶有冤去往何处诉啊!

2012-07-20

2012-7-5多仔出世

2012-07-01

华氏一百度--停电

周五晚十点:正在跟米爸米妈skype,突然断电,然后重新启动,然后又断,再次启动不果后终于陷入一片黑暗。

周五晚十点半:周围家家黑暗,似乎只有对面某栋房子还亮着灯光(后来才发现此家人有发电机)摸黑洗澡后躺上床。窗外狂风夹雨大作。邻居L一定在想亏得两周前找人把后院已经伸到她家窗口的枝干给修了。

周五晚十二点:风渐小雨已停。还是热,只找到一把弗拉明戈的跳舞扇子,聊胜于无,一直扇到裂缝。睡不着,感觉回到大学里的宿舍。

周六晨七点:早早醒来,依然没有电。跑到楼下,稍稍凉快些,躺在沙发上补觉。

周六晨九点十五:决定按照原计划早上去看TED,正好趁机去电影院乘凉,顺便也能去mall旁边J他们公司把通讯设备们充电。

周六晨十点:后悔没有走高速,原本十五分钟都不用的local路开了足足四十五分钟。一路的红绿灯都没有了,初步估计方圆十几里都成了灾区。找不到地方买早餐。好在交通秩序依旧竟然,大家自觉把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当成stopsign四个方向依次走。这也是龟速的原因。

周六晨十点十五:幸运地发现J他们公司的大楼有电,跑到他办公室充电,上网一查才发现已经东岸已经有几百万户人家断电。形势远远比我们原来想象的严峻。

周六晨十点半:杀到mall里,买早餐,看电影。TED还是挺有意思的,一只很黄很暴力的熊。

周六午十二点半:看完电影,走出电影院,mall里已经人山人海,凡有插座初皆有人在充电。所有的饭店食品摊门口都大排长龙。看来周围的人们都出动来此避难了。

周六午十二点四十五:在mall里解决午饭是要等死人的,还是回到J的公司。碰到他好几个同事,都是来充电和上网的。最惨的一个是老婆刚生了小孩,电动挤奶器歇菜了,正在家拿手动的挤,好在住得近,他先来公司看看有没有电,说不行就得把他老婆带过来挤奶。

周六下午一点:在J办公室上网,我们家所在的电力公司辖区内有四十几万户断电,正在抢修。请广大民众耐心,最迟的地区最坏的结果是在七天内保证修好。看得我们倒抽冷气,不过这应该是比较偏远的地区。但也开始做不乐观的心理建设。

周六下午两点:好友Y夫妇家硕果仅存地有电。我们决定先回家拿一些藏不住的冰激淋和速冻食品,按原计划逃难去他们家。一路开回家居然发现早上没有红绿灯的一个路口居然亮灯了,才燃起希望却发现旁边不知道谁安了个发电机,郁闷。

周六下午三点:到了Y家,已经有另外一家朋友在了,也是没有电的。既来之则安之,打牌聊天吃饭,就当爬梯了。一边看本地新闻,到处是倒下的树,还有几户被砸坏的房子。最悲剧的是一男子开车回家途中被倒下的树砸中毙命,家里还有等他的太太和两个年幼的女儿。另有一九十岁老太正在卧室睡觉,树倒下来,屋顶塌了,人就这么没了。命啊。

周六晚九点:不断查询本地电力公司网页,他们还是很给力的,这么大热的天马不停蹄,从四十多万户抢修到了剩下三十多万户。

周六晚九点半:累死了,一晚上没睡几个钟头,白天又没睡。连八十分都打不动了。杀回家,回家途中跑到一超市买了大袋冰块。开到一半进入无电区,黑漆漆的一片。

周六晚十点:到家,不出所料的一片漆黑。灵机一动,从门前地里拔出太阳能灯,举着就进了门。把冰块分装进冰箱,希望保护一两天冷冻无虞。

周六晚十点半:洗漱完毕,决定睡到地下室,温度可低五度不止。打开沙发床,躺下,果然比前晚凉快,看来没有空调的日子也不是不能忍受。

周六晚十一点:刚刚迷糊,突然空调启动了,兴奋了一下,又停了。原本没有希望还好,现在有了希望心里反倒不淡定了。不过这预示着两点,一,电力公司半夜还在赶工,让人感动啊;二,不出所料已经修到了我们家这块,曙光应该就在前头。

周日凌晨十二点四十五:爬起来上厕所,惊喜地发现客厅透出灯光,空调声音也在响。经历了一夜一天的无电生活,灾区人民终于回到了现代生活!于是回到楼上,无比踏实地躺到自己的床上。赶紧上网看新闻,抢修的数字不断在更新。然后一夜好睡

周日晨八点:醒来,给朋友们发短信,告诉他们我们来电了,如有需要可来避难。有一个尚无回音,估计还在受难,前一天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他们全家正在商场里避难。他们家地大树多连水都要靠电从地下打进屋子的,手机也打不通估计没有信号。但是本地未修复的数字已经下降到了二十多万,希望他们也赶紧脱难。

华氏一百度,没有电的二十六小时,人生又完整了一些!

2012-06-26

周末腐败+粽子

周末CL组织腐败,一群人杀到她家烧烤。各路英雄纷纷准备了大量食物,明显错误估计了彼此的能力,再次犯下眼高手低的错误。饭后照例是大战八十分。人多,还另外辟出一桌麻将来,有人居然连做两把十三不靠,我不会打麻将,但据说是相当妖而不好做的牌。一直到半夜十二点才散伙。

正值端午,还是来点粽子。我是懒人,从来爱走事半功倍的捷径。于是乎叫我费劲去捆扎实米显然是不大可能的。对我来说,反正糯米煮了以后会涨大,为了多那百分之二十的紧实度而花上百分之二百的力道,是万万划不来的。好在,众人吃后都还觉得不错,不管怎么样,应景了。

2012-06-15

老师的职业病

放假好几周了,除了难得去学校开个会,基本都在家过着养猪的生活。前两天在网上碰到了如蜜DM,知道她今年带高三,就问她是不是已经开始享受提前到来的假期了。没想到她郁闷地说还带一个高二的课,所以仍旧坚守岗位。说起假期的安排,我总以为高三的老师劳苦功高学校必然组织旅游什么的,DM说的确有,去日本,可是她不打算参加,她要休息,她说她的身体属于亚健康状态,得好好休息一下。

DM是个极漂亮性格又难得温和淡定的女孩子。大一开始恋爱,八年后结婚,终于成就一段佳话。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只是她说不舍得放弃早已变作了习惯的那一种爱。毕业后去了一所知名高中就职,其间数次婉拒领导的美意,执意不走仕途只专心教学。不是清高,只是她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做不了的又是什么。DM总说知足二字,看多了身边云起云落,朋友们的悲欢离合,她说人最难得的是大概就是感恩,生活里所有你得到的都不是理所当然,只是太多人忽略了而已。我常常想像DM这样出挑的女孩子,究竟是如何才能修炼到此种境界的呢?

这次听她说累,还有点不解,照说从业数年,成绩卓著,工作上应该轻车熟路才对。她说她也不明白是为什么,总感到时间和精力莫名其妙地就花出去了。大概是责任心吧,我想。做老师的似乎总会焦虑,尤其当班主任,日日面对一班半大不小自以为什么都懂却其实事事要人操心的少男少女。DM连连说是,她说她前晚连做梦都做到学生与自己争执,最终竟然哭醒过来,可见压力之大。再加上刚进校的新老师,见她有亲和力,常来与她谈心,倾诉些感情上和工作上的烦恼。她是个不会拒绝别人的人,所以又是做了别人的垃圾桶累到了自己。DM感叹说毕业了的学生来看她,说她这一年憔悴了许多。希望假期里DM能好好喘口气。

做老师还真不是件轻松的活,身累心更累。刚入行的时候还有匹夫之勇,仗了一腔热情跟学生打成一片。越往后越谨慎,越发现事事粗心不得,焦虑症强迫症便接踵而来。所以说,退休的中小学班主任老师们,都不好惹啊。

2012-04-30

小豆苗

说起来真是缘分二字,我跟小豆苗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同班同学,加起来天天见面见了十二年之多。小学时候可以算是死敌,没想到我们班唯二考上这个中学的就我们俩而且还被分到一个班;初中有不同的朋友圈所以几乎没有交集,直升后去看分班名单跟我要好的诸多同学(包括娜娜)都悲摧地在别班,偏偏小豆苗的名字又出现了;直到高中居然成了前后排,关系才渐渐好转,后来我常抄他的化学测验和作业啥的,再加上课后喜欢趁老师不备几个人偷偷打八十分或者算二十四点,有了共同作案的快乐。大学,他去了交大,被发配到闵行乡下,而彼时我读的华师大还在中山北路上的本部。所以十二年“朝夕相对”终于告一段落。只是生日或者过节的时候会寄张卡片顺带写上几句彼此调侃一下,再就是放假的时候打个电话天南海北聊一阵,好像只有同学聚会的时候偶尔见过两面,见面还没忘记扎堆打了一次八十分。之后就是毕业,工作,我出国以后通过几次email,回上海也打过几次电话,再之后就是好几年后的现在了。

年初初中同学的一次聚会,据说把各个坑坑洼洼里的失踪人士都找了出来,包括小豆苗。我也终于为了看集体照注册了开心网的账号开始了经常潜水鲜少冒泡的生涯。前几天,小豆苗和我都在线上,接上了头。

小豆苗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他说自己是个典型的宅男,一份做了多年的技术型工作,跟相亲的女朋友结了婚,有了女儿,开始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我不知道是不是工科的男生多半低调,反正在小豆苗的身上我没有看到现下许多男人的狂热跟浮躁。我跟小豆苗说集体照上面多一半的同学,尤其是男生,我居然都认不出来了,还是亏了娜娜一路指点才看出个所以然来。不过他,倒还是保有着当年的一点气息,大概是学生气,即便走在路上我也还是能认出来的。小豆苗说那可能是因为他一直做的工作与技术有关,平常的生活也相对简单。我想相由心生还是有道理的。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说的不也就是此种状态。我不喜欢张扬的男人,男人,质朴点,淳厚点,低调点,比较好。

2014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评论

西西米 回复 节日快乐:绝对中看不中吃啊!

+1 回复 节日快乐:好好玩啊!还有空搞这

西西米 回复 SANDY过境:乱了辈分啦!那个是我

+1 回复 SANDY过境:你的小舅妈是我那位校

estelle 回复 大奶难当:嗯,我还是觉得,世上

estelle 回复 2012-7-5多仔出世:这个小脚丫拍得真好,

+1 回复 大奶难当:恩,还是有条件的.有

西西米 回复 大奶难当:那天其实我们分析了一

西西米 回复 2012-7-5多仔出世:多谢鼓励。

+1 回复 大奶难当:这个还是看人吧.最近

归档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5